当前位置:

冒险家夫妻自驾国产飞机环游世界 数次遭遇生命危险
来源: 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8-10 14:05:53    

 自驾国产飞机环游世界 已去过200多个国家 无数次遭遇生命危险

点击进入下一页

  张昕宇

  今年年初,来自北京的张昕宇、梁红夫妇驾驶国产“运12”飞机环游世界,历时近5个月,航程超过6万公里。他们也成为首对驾驶国产飞机环游世界的中国夫妻。

  他们的旅行视频在网上播出两个多月间获得了近3亿次播放量、豆瓣评分9.2分,他们的旅行真人秀节目《侣行》在各平台播放量也达到20多亿次。9年间,他们的足迹足够绕地球几十周,包括海盗横行的索马里、战乱频繁的阿富汗和叙利亚、世界上最寒冷的城市雅库茨克、核辐射地切尔诺贝利等危险地区。

  这种新潮的生活方式,让这对30多岁的夫妻成了年轻人的偶像。近日,张昕宇、梁红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他们鲜为人知的经历。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宋昕航

  图/受访者提供

  2000年时,张昕宇靠卖豆腐和制豆腐机,一年挣了几百万元,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桶金。2008年5月15日,张昕宇领着一支叫“北京希望”的救援队到汶川,看着满目疮痍的灾区,张昕宇被深深地触动了,“我当时就觉得,有些事情不能等。”从灾区回来后,他决定换一种活法:为什么不趁着年轻出去旅行呢?

点击进入下一页

  妻子梁红

  决定“干票大的”

  2008年开始,张昕宇和梁红开始了“疯狂之旅”。两人先是开着帆船到北极,张昕宇在那里向梁红求婚。2014年2月25日,两人在南极长城站举行了一场“浪漫到极点”的婚礼,还得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等政要的祝福。

  从2016年开始,张昕宇和梁红决定“干票大的”,那就是自己驾驶飞机环游世界。张昕宇说,此前,全世界共有300余次环球飞行,但从未有中国的飞机或中国人完成这一壮举,他想试试。

  于是,他们找到了一架有32年机龄的“运12”,这架飞机的设计寿命只有20年,但它曾执行过罗布泊科考等重要任务,“这是一架功勋机,我当过兵,心里有朴素的爱国情怀。我就是要让世界知道,中国制造的飞机有能力完成全球飞行。”

  环球飞行开始前3个月,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张昕宇、梁红对这架飞机进行了一系列改装。两人也开始进行飞行训练。张昕宇先后学习了9种飞机的驾驶,梁红则学习了6种。

  2017年1月29日,两人驾驶飞机从哈尔滨出发,一路穿越俄罗斯、美国、巴西、塞拉利昂、印度等24个国家,历时近150天,总航程超过6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飞了一圈半。这次飞行,使他俩成为首对开着国产飞机环游世界的中国夫妻。

点击进入下一页

  空中俯瞰加勒比海

  无数次死里逃生

  这次环球飞行几乎一直被致命的威胁环绕。第一站由哈尔滨飞往俄罗斯南萨哈林斯克,飞行途中梁红咳嗽不停,但为了避免吃药影响飞行安全,梁红只能忍着。经过5个多小时的飞行后,飞机却在即将着陆前刹车失灵了。“一架五吨多重,速度300公里/小时的飞机,没有了刹车,你想有多危险。最后只能紧急迫降,险些冲出坡道。落地后,我们激动得相拥而泣,好像获得了重生一般。”

  出发后两个月,在穿越白令海峡时,他们遇到飞机结冰。室外温度大概是-50℃,冰碴很快在机身外结了足足3厘米厚,张昕宇拼了命把飞机油门拉杆拉到底,飞机仍以每秒10米的速度往下掉。“我当时的想法是,会不会撞上前面那个美丽的冰山,就这样就义了。”

  还好,由于飞机高速下坠,机翼变形,将冰震裂抖掉,张昕宇这才猛拉推杆,飞机又可以平飞了,夫妻俩才捡回了一条命。

  但仅仅过了3天,两人就再度遇到险情。在快到厄瓜多尔时,他们遇到强雷暴天气,飞机突然出现一个75度的转向,剧烈颠簸。好在3分钟后,飞机终于停止下坠。当天深夜,厄瓜多尔曼塔国际机场的工作人员集体列队在机场迎接他们,他们吃惊地问张昕宇:“你们开的飞机真的是中国制造的吗?”张昕宇说“是”。对方连连表示钦佩,“当时真的是自豪啊。我们中国30年前制造的飞机就是这么牛。”

  大概又过了一个月,两人飞过大西洋到了非洲佛得角,当时的飞行高度大概是3000米。沙尘暴下,漫天黄沙追着他们的飞机跑。夫妻俩认为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好在沙尘暴来得快去得也快,大概过了5分钟,飞机飞过了沙尘区。

点击进入下一页

  飞机上俯瞰南美洲的苏里南

  曾造访切尔诺贝利

  这次环球飞行前,这对探险家夫妻也曾遭遇了众多危难,幸而每次都死里逃生。

  2015年7月,在战火中的叙利亚,一颗炸弹坠落在距离他们只有7米的地方,但所幸炸弹没爆炸。梁红还跟张昕宇开玩笑说:“可能是因为之前咱们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老天不收我们。”

  最让他们感到恐怖的经历是2012年8月,他们造访“鬼城”切尔诺贝利。张昕宇说,造访这个地方,纯粹是因为好奇。

  去之前,他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考虑到即便穿了防辐射服也不能挡住所有辐射,还会导致行动不便,他们只穿了防尘服(也有一定防辐射效果)就进入了核辐射中心区。但一进去,相机就出现故障,无法拍摄出完整的画面,无线电麦克风也出故障,队员们都相互联系不上,空气中还隐约弥漫着一股金属的味道,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梁红说起这次冒险之旅直冒冷汗,“这里每年都有很多人因为核辐射死去。我们从到那个地方开始,身上的防辐射盖格计数器就一直蜂鸣,爆表,那种感觉特别恐怖。”第二天梳头时,梁红发现自己的头发掉得厉害,到医院检查,白细胞数量锐减,后来足足调养了半个月。医院根据他们受到的辐射量,建议他们5年之后才能考虑生小孩。

  梁红告诉记者,在旅途中遇到的不仅有悲伤,也有希望。在阿富汗,她遇到了一个非常时尚的女人,她开汽车,打手机,还有自己的公司。她的名字叫Sara,是一个纪录片导演。她用3年拍了一部反映阿富汗人真实生活的电影。她曾经在伊朗生活过,也曾经去欧洲留学过,最后依然回到阿富汗坚守,她说,这里是她的家。“这个瘦弱的女人,就像黑暗中的一丝光亮,让人看到希望。”

  9年来,他们的旅行已经花了6000多万元,钱花得最多的是在安保方面,比如购置各种设备就花了2000多万元,“按照我们的计划,今年年底前,我们将把世界上250个国家都游遍,然后我们再挣钱,开始下一个十年计划。”

  对话:我最爱的还是祖国的土地

  广州日报:环游世界也是很多人的梦想,为什么你能实现?

  张昕宇:我倒不觉得是因为我有钱或者有胆量,而是因为我说到就克服一切困难去做到。很多人可能只是挂在嘴上。要说有钱,这世上比我有钱的人多得是。

  广州日报:在外人看来,你们的旅行风险很大,是不是太不要命了?

  张昕宇:我们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不是拿命去冒险。我的户外探险不是盲目的,而是科学、理性的。我们只做自己的知识储备范围内能做的事。比如,索马里之行,我会先学习如何使用武器。在切尔诺贝利,则是在尽可能确保核辐射安全的情况下才进入的。

  广州日报:听说你的车不止一次被袭击?

  张昕宇:是的,我的车多次被子弹袭击过,弹孔清晰可见。在阿富汗,每次出去,我的车里都放着几个手榴弹以防万一,还要穿特质的防弹衣,狙击步枪都打不穿。我第一次去逛阿富汗的武器市场时也震惊了,武器像卖白菜一样随意出售,手雷、狙击步枪,只要出得起价,什么武器都有。还有好多人公开叫卖。

  广州日报:很多人说你是英雄,冒着生命危险去了这么多地方。

  张昕宇:我从没觉得自己是英雄,我只不过选择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已,这种生活方式并不一定适合所有人,就像别人的那种生活方式也不一定适合我一样。但我们的收获真的非常多,我们的一辈子,可能活出了别人的几辈子。

  广州日报:去过这么多地方,哪些地方让你印象深刻?

  张昕宇: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太多了。但我想说的是,最喜欢的还是祖国的土地。家,才是最温暖的地方。


新闻推荐

重点投诉

权威发布

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