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断增强!》。

平靜似深海的冰針森林又一次刮起了那冰寒刺骨的漫天風雪,吹進了那圍滿了人影的一隅之地。

本以為就這樣躲過一劫的李天青顯然是沒想到竟然還是被陰了一手,被仇家圍堵的滋味實在是不太好受。

不過他也并不怪黑白泄露了位置,誰讓人家都用了這般下作的手段呢。

李天青正了正因為攀爬而有些雜亂的衣襟,平靜開口道:“哦,原來是魂蟬大哥啊,近來可好?”

云淡風輕的模樣看得魂蟬的手下眾人都以為他真的是自家少主的好朋友了,一時間竟是沒人繼續欺身上前了。

但那人數眾多的護衛還是圍滿了這處緊靠山體的小小拗口內,其中的兩人是插翅也難逃離了。

黑白此刻也是意識到了情形對他們極為的不利,不過面對著外人他還是有些豪橫的,怎么都不能丟了面子,儼然一副死也要做一個翩若驚鴻的公子哥。

當然他的內心還是十分擔憂的,此時湊近了李天青的深厚,小聲說道:“天青大哥,上次我能逃跑是因為他還沒這么多人的時候啊,現在想要逃走有些不好做啊。”

李天青微微一笑,沒有回答黑白的問題,只是輕輕點了點頭。站在黑白前面的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盡量保持友好的形象,不敢有過多的動作。

畢竟他還從未與面前的這魂蟬撕破臉皮呢,相信對面的那人也不會輕易地就對他動手。若是真的算起來那魂蟬還欠他了兩顆圣魂果的香火情呢。

果然,只見沉默片刻的魂蟬似乎也是察覺到了自己的人做的有些不對,歉然說道:“呵呵,天青兄弟說笑了,我哪有天青兄弟的那般好手段啊,雖然收獲是有一些的,但比起天青兄弟那堪稱神速的收集速度還是比之不及。”

隨機有些疑惑地看了眼李天青身后的黑白,又看了看圍在一旁的眾多護衛,他繼續說道:“天青兄多有包涵啊,我們也是偶然間發現了你身后那賊子的蹤跡,這才一路圍追而來。這賊子在進入這密林之前就坑算過我等,今日抓到自然是要討個說法的。不過就是不知天青兄怎么與這般下流賊子站在了一起,難道……”

“不可能,我絕對不認識這個賊人!”只是魂蟬的話語還未說完便是被李天青打斷了,只見他大義凜然地說道,順便還與身后的黑白拉開了一些距離。

魂蟬眼中閃過一抹譏諷,似乎是有些看不起李天青這種大難臨頭各自飛的做法,不過心中卻是一陣失望,因為能夠做出這般行為的人多半不是什么大宗族的自己了,他也就沒了那試著拉攏的心思了。

因為這種鄉巴佬還不值得他這么做,即使他修為有些高又怎么樣,多半是湊巧得到了什么天大的機緣罷了,與他的天賦相比仍是相差甚遠。

他笑了笑,道:“竟然天青兄弟與這賊子不相識,那便讓開了,我們此次針對的只是他而已,天青兄弟就先離開吧。”

“那是自然,”李天青擺了擺手,大笑道,“既然這是個誤會那我便也沒什么好計較的了。不過我也是之前好不容易才抓到了這個賊子,魂蟬兄還請稍等片刻,待我先取回丟失之物再交由你們處置。”

說罷他就已經再次走近了黑白,也不管身后的魂蟬同意與否。

這些小動作自然是逃不過魂蟬的法眼,但他卻是默許了李天青的動作,因為他覺得這個人還有這利用的價值,是個知好歹的人。

至于他身上的那秘寶還是等待這邊是了后再說吧,至少他還不是自己的敵人,那就是可以利用的資源了。

提起秘寶魂蟬就感到有些好笑,想起了那個拿著卷軸虎虎生威的云站。

當日那云站也不知道是被誰蠱惑了一般,拿著那卷看似聲威浩蕩其實內部的陣紋寥寥無幾的陣圖就是狂笑,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敢這般放肆,那卷三品都有些勉強的卷軸?

之后的事自然就是云站用那卷軸給他撓了一個癢癢,隨后便是目眥欲裂地頹然后退。

不過魂蟬也并沒有為難他,畢竟他也是有著一些底牌的,更何況雖然他是蠢了點,但也是天州一處大宗族的人,不好下手。

此時再看向不遠處那個施展戲耍手段的背影,魂蟬眼睛微瞇了起來,不耐煩地說道:“天青兄可是要快些了,不然我也難保這些對那小賊深惡痛絕的手下會不會忍不住出手。”

李天青急忙轉身賠笑了一聲,說他一定盡快,隨后便再次轉身看向已經不相信自己的黑白。

他焦急地說道:“黑白!你到底知不知道現在的情況,若是不想些辦法我們一定會被留在這里,現在相信我還有機會,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黑白眼眶微紅,就在剛剛這個背對著他的男子還口口聲聲地說著拋棄了他的話。黑白忍著內心的強烈不滿,說道:“辦法?難道就是你先逃走然后看著我被他們活活打死?我知道天青大哥你還有著手段能夠從他們手下逃走,但是我也知道我已經沒有退路了,這種地方被圍殺是插翅難逃的事實。你走吧,希望保留我們最后的一點情誼吧。”

說罷他就已經開始向外拿出卷軸了,看起來是要與魂蟬他們決一死戰了。

李天青無奈地看著依然決定赴死的黑白,嘆了口氣說道:“既然你誠心赴死也不愿相信我,那便隨你吧。不過在你布置這些陣圖的時候我還是想麻煩你一件事,能否在陣圖布置之前將這卷陣圖提前布置出來?”

他從袖口之中拿出了一卷散發著幽深墨色的卷軸,這卷卷軸之中似乎是有著什么力量在散發出來,以至于它周邊的空氣都有些隱隱震動。

黑白接過卷軸后雖死掃視了一眼,這陣圖他竟然見都沒見過!

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我會的,你走吧,若是有以后就當我們不再是朋友了!”

情誼在這一刻決然斷裂,黑白滿心的痛苦,李天青的目光則是還停在那卷卷軸之上,似乎還是有些擔心。

又是一陣風雪飄過,而這次風雪似乎吹走了一些東西。

那狹小的山坳之間,此刻卻只剩下了一道孤零零的身影,正是黑白。

魂蟬果然遵守了承諾,并沒有為難李天青。現在的他正站在風雪的遠處,靜靜地看著那山坳內依舊堅挺著的身影,如那冰天雪地中的雪蓮一般傲然挺立,寧折不彎。

眼中閃過一抹決絕之色,李天青咬

“哦!謝謝,推進來吧!”

呂澤不有分說的便讓服務生推著餐車走進了房間,而他隨手便將房間門反鎖。那名服務生意識到了不對,立刻解釋道。

“先生,實在不好意思!這午餐是隔壁房間客人預訂的。由于我的失誤,打擾到你們的休息,實在抱歉!”

“哼!我們的隔壁根本就沒有人住!你就別再這里演戲了,難道非要等到我來揭穿你嗎?”

呂澤話音一落,楊大力突然撲向了那名服務生,一下便將其制服。

“你……你們這是要干......

”霍英看着她,目今已露出感激道:好,说得好,我简直现在就

“沒錯!小涵才是正兒八經的自己人。”

“秋野雪見那個女娃,遲早都是別人家的。”

秋野驍龍在旁邊添油加醋的說道。

“可是……”

秋野宏圖也有些沒辦法。

他性子一直比較軟弱。

哪怕知道秋野鵬的死,很有可能跟秋野通水準,這樣反復循環,可以讓自己修為逐漸上升,而不至于顯得沖擊境界快了

桃云青將自身的法力用干,身體一陣的神清氣爽,除了一夜沒睡的含有些許血絲的眼球外,身體沒有有一處不感覺到舒爽!

此時,七星草的所有葉子開始轉化為紫色了,帶著一絲淡淡的熒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断增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源族兴亡

幸运的榆

源族兴亡

剑南烧春

源族兴亡

混沌文工团

源族兴亡

水天风

源族兴亡

鹰神羽

源族兴亡

轻烟飘飘